医美招聘网为重庆较早开展医疗招聘行业的专业平台,总部位于美丽的山城—重庆,专注于医学卫生健康产业人才开发服务。

简历 消息({{view.message_count}})
职位 消息({{view.message_count}})
首页
热门资讯
张颂文:演《狂飙》是我最后悔的事

张颂文:演《狂飙》是我最后悔的事

文章来源:医美招聘网
2023-03-20
12194

2019年,张颂文参加了一档综艺时,记者问他红了之后适应吗?


张颂文很诧异:我没红。 


图片


他对着镜头毫不掩饰自己如今的窘迫——一年只有三部戏拍,能拿到角色还是因为跟导演认识。


那年张颂文43岁,在综艺上其它小演员叫他一声“老师”,但进了片场,他的片酬可能还没这那些小鲜肉高。


他直言自己特别想红,想试一下要高片酬。


四年后,张颂文凭借《狂飙》一夜成名,想红的他却选择了“隐身”。


拒绝采访、拒绝商务、甚至连电视剧的宣传也没做几个。



真要问,演《狂飙》可能是张颂文最后悔的事,因为《狂飙》之后,一地鸡毛。


2023年,张颂文终于红了,但他后悔了。


图片

戏痴张颂文


姚晨评价张颂文:戏痴。


图片


在进入电影学院之前,张颂文是个导游,他拿过“广东省最佳导游”,在多数人工资还是500上下的1999年,他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两万。


如果循规蹈矩下去,这将是稳定而富足的一生。然而跟一个朋友的谈话,让张颂文意识到自己的梦想其实是做电影。


那一年张颂文辞掉工作,义无反顾地进入电影学院,进行了几年的专业学习。


图片


他放弃掉一切去拼自己的梦想,现实却狠狠地泼了他一桶冷水。


毕业第一年,张颂文面试了360多个剧组,没有拿到任何一个角色。


第二年,受挫的他只去了280个剧组,依旧无人问津,第三年依旧如此。


图片


梦想一败涂地,生活也捉襟见肘。


刚毕业那几年的张颂文经济拮据到交不起房租,为了省钱他一天只吃一顿饭,甚至在菜市场捡烂叶子,北京冬天很冷,但他买不起煤,就一个人缩在沙发上。


可他没有回到曾经月薪两万的工作,而是跟梦想死磕。


好不容易他终于拿到了一个角色,是30块钱一天的群众演员,充当男女主背后的人肉背景板。


兴奋的张颂文缠着导演问个不停:这个人物叫什么名字、这个角色多少岁、这个角色什么人物性格。


导演不胜其烦,最后一怒,换人了。


图片


但就这样,戏痴依旧是戏痴。


对于戏痴来说,戏比天大,即便是背景板,这个人物也不能是空洞的,他要了解人物,然后把人物丰满地建立起来。


这在其他人眼中毫无意义的事情,张颂文坚持了整整十三年,演了无数个配角。


终于有一天,一个导演对他说:“我在拍你的时候,不觉得你怎么样,因为你太远了,但是我在后期剪接的时候,我发现不管多远,你都在自己建设这个角色,所以我想如果跟你合作,你应该会对角色负责。”


那个导演叫娄烨,他们后来合作的片子叫《风中有朵云做的雨》。


图片


戏痴张颂文出头了。


图片

演员张颂文


如今张颂文身上最大的标签是“大器晚成”。


大家都为了这样一个熬出头的好演员感到高兴。然而很少人知道,“大器晚成”这个标签,已经在张颂文身上贴了三次。


第一次是《风中有朵云做的雨》,第二次是《隐秘的角落》,第三次则是《狂飙》。


图片


他一次次“出头”,却又一次次沉寂下去。


看似好像没有什么红的命,但实则命运已经把橄榄枝伸到他手边,奈何张颂文自己根本不接。


以大爆的《狂飙》为例,这股热潮席卷了所有主创人员,大嫂高叶上了电影节,高启盛和唐小龙几个则一起拍了杂志,连出场没几次的女警小五都接了线下的楼盘广告。


大家都忙得热火朝天,反观张颂文却安安静静,他不接采访、不接商务,即便《狂飙》热播期间,也仅发了几个微博宣传。


如果你要问张颂文到底在忙活些什么?


答案或许有些普通,他忙着——生活。


张颂文微博里最多的是各地的风景照,他热衷于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,像个旅游博主一样介绍每个地域的文化、美食,乃至风土人情。


图片


他在家里伺候自己的院子,他种了菜,也种了花,他说:菜是生存,花是生活。


他也会兼顾邻居家的地,有一次因为需要外出工作,他没能帮忙收大白菜,为此很遗憾,但回家的时候,他发现自家门口整齐地放了好几颗大白菜,他高兴了很久。


他还喜欢上网冲浪,记得自己每个老粉丝的ID头像,跟他们像朋友一样在网上聊天。一个支持了他很久的粉丝需要手术,张颂文甚至特地帮她找骨髓配型。


他依旧住在北京郊区租的房子里,戴着几块钱买的帽子,穿着12块钱的打底衫,发现质量不错还会一口气又买了好几件。


图片


在娱乐圈这个熙熙攘攘的名利场里,张颂文实在太像个异类。


但或许他从一开始就跟许多人不一样。


他踏入这个圈子只是为了演戏而已,所以一旦离开镜头他又回归了普通人的角色。


他是演员张颂文,不是明星张颂文。


图片

放过张颂文


然而无论张颂文自己怎么想,更多人还是把张颂文定义为明星。


《狂飙》之后,张颂文的生活也开始了狂飙——朝着一个他不愿意也不喜欢的方向。


先是“黄牛党”找上了他。


2月10号,一个网友在评论区告诉张颂文,他的签名在网上被卖到了8千块。


这完全超过了张颂文的认知,他难掩震惊地问怎么会这样。


他记得那个找他要签名的女孩,女孩告诉他自己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,因为这个理由他就给对方签了名。


图片


他以为这么辛苦跑来要签名是出于女孩对他的喜爱和认可,却不想在对方那这只是一单生意。


这件事对张颂文的冲击不可谓不大,但这并不是结束,因为“狗仔们”也找上来了。


这一次出事的是张颂文的家人。


46岁的张颂文一直把家人保护着,想让他们过上普通人的生活,远离镜头和非议。


但《狂飙》爆了之后,狗仔们为了流量开始在他家门口蹲守着。


就这样,他妻子跟孩子的照片猝不及防地在平台上曝光并引发了热议。


图片


这件事情至今没有结局,张颂文也没得到任何道歉。


但《狂飙》的余震还在继续,“正义的路人”上线了。


几年前,张颂文曾经说过自己在沙漠捡垃圾,结果却被剧组同事丢在沙漠里的故事。


那时这个故事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。


图片


如今却有好事者将这段往事扒了出来,并在未经考证的情况下就找到导演张纪中那里,直言就是他让工作人员这么对待张颂文,要求他向张颂文道歉。


难以想象,仅凭借捕风捉影的猜测,这些所谓的正义的路人居然把张纪中网暴了数月。


最后,还是张颂文亲自出来道歉才结束了这场风波。


图片


这一刻,我好像懂得了为什么《狂飙》之后,张颂文选择“隐身”。


只可惜,纵然他猜得到结果,也改变不了结局。


如果再来一次,张颂文会不会拍《狂飙》?我想还是会的,那是一部好剧,戏痴是不可能拒绝这样的作品,但是再来一次,相信这次张颂文的隐身会更彻底。


想起不久前看到的视频,张颂文的行程在网上被曝光了,粉丝蜂拥而至去机场“追星”,即便张颂文戴着口罩,依旧有手机怼到他的面前疯狂抓拍。


图片


张颂文没有生气,而是走到一个角落的空地,然后和和气气地叫住他们主动一起合影,并问:拍完这次,就不要再来了可以吗?


是的,真的不要再来了。


在这个往来为利的娱乐圈,难得有人坚守本心;在这个人心浮躁的名利场,难得有人甘愿沉淀。


他只是想好好当演员而已,请放过他!


微信扫一扫打开

专属客服
{{userInfo.adviser.nickname}}
手机:{{userInfo.adviser.mobile}}
邮箱:{{userInfo.adviser.email}}
手机:
邮箱:
{{item.name}}.{{item.file_extend}}
发送
编辑常用语

{{item}}

添加常用语

请不要填写手机、QQ、微信等联系方式或广告信息,否则系统将封禁您的账号!